尘缘似梦

1

69ID: 931614

年龄: 35

性别: 夫妻/情侣

寻找: 男性

地区: 中国,辽宁,大连

金钱: 0

积分: 42

人气: 13115

简单介绍: 走过风,走过雨,蓦然回首,已是半生。
所谓痛,所谓苦,不过梦一场。

 

投诉/举报!>>

日志
相册

尘缘似梦 >> 日志 >> 再回首恍然如梦(四)

再回首恍然如梦(四)

发布日期 : 2024-02-19     作者 : 尘缘似梦     人气 : 2400

莹在大连待了一周。
我每天早晨去工地交待一下,就回到酒店接上莹,开着车带她在大连市内的一些风景区和海边游玩,晚上则和她颠鸾倒凤,一起探索和解锁一些性爱的姿势和招数。
每次汗流浃背痛快淋漓之后,莹都会说,再这样下去,她准会变成一个十足的荡妇。她这样说的时候,我的心就会怦然一动,仿佛一片轻柔的羽毛划过,一种说不出的又痒又麻的感觉,让我浮想联翩。
我注视着莹那双娇媚如丝的眼睛,轻声问,变成荡妇,不好吗?
莹眼神迷离,好啊!只要你喜欢,就好!
我望着她亮晶晶的眼睛,看着她丰盈而又洁白的身体,注视着那些曲线优美的山丘和沟壑,我的兄弟,刚要沉沉睡去,又肃然起敬。
莹哧的一笑,伸出手,捉住了我的兄弟。

一周后,莹踏上了北去的列车,而我,也精疲力尽双腿发软。
这年元旦,莹又从北方来到大连,和我相守了四天。
她回去以后,不久就和老肖再度离婚,因为老肖每次求欢,她总是找理由推辞拒绝,这让老肖愤怒不已。老肖这时候其实早已察觉到莹和我的关系非比寻常,两个人为此争吵了几次,最后索性一拍两散,再次离婚。
老肖和莹离婚以后,一个人去了广州打工,几年后,老肖被警察从广州押了回来。原来老肖在和莹结婚成家之前,曾经伙同两个人在本地抢劫过一辆出租车,当时抢劫的时候,他们将出租车司机用刀捅伤,然后拖到了林区的密林深处,那个倒霉的司机鲜血流干,死在了森林里。
这件陈年旧案在多年以后终于东窗事发,老肖也因此被关进深牢大狱。
那时候,莹已经跟我在一起生活了六七年,她听到这个消息,吓了个半死,自己竟然和一个杀人犯同床共枕结婚生女,一起生活了七八年。
莹的女儿这时已经十四五岁了,住在莹的母亲家里,在当地上学,每年寒暑假,她会来到大连和莹团聚一段时间。每年的中秋和春节,莹也会返回老家,与家人相聚个把月。
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莹和老肖离婚以后,先是开了一个手机店,因为地处偏僻,没挣到钱,就去她妹妹家开的那个比较大的手机店打工。
我和她一年能见个三四次面,其余时间,只能靠微信和QQ联系。
而我与妻的婚姻,其实早就出现了问题。自从我进入这家安装公司,就把亲朋好友都弄到公司,其中就包括我的岳父和小舅子。
这两个人在工地上让我头疼不已,总是给我惹事,我和妻说起这些,常常话不投机,不欢而散。
那时候,不管工地有事没事,我都宁愿待在工地,也不愿意回家。
用妻的话说,我是心里已经长草了,所以才不愿回家。
一个人,一旦心里有了别的女人,开始你侬我侬以后,对自己家里的那个女人,难免就有些嫌弃和厌烦了。
我就是这样。
说老实话,我也曾经想过悬崖勒马,洗心革面,和老婆孩子好好生活。为此,我曾经和莹断绝来往,不接她的电话微信和QQ。
就这样和莹断绝来往三个多月,可跟妻该吵还是吵,因为我和妻的性格都比较刚硬,骨子里都有些强势,彼此都不肯让步,所以常常话不投机。
当然,如果我从来没有认识莹,我也许不会如此尖酸刻薄,冷漠寡情,我和妻,也不会这样水火不容的吧!
我和莹断绝联系三个多月后的一天,我忽然收到莹的一条短信息,因为我已经将莹的微信和QQ全部拉黑,所以她只能给我发短信。
莹在短信里说:我在大连,如果你还不肯见我,我明天就回去了。
我吃了一惊,没想到莹居然悄没声息的来到大连。
犹豫再三,我还是决定去见莹一面,做人留一线,江湖好相见,把话说开了,彼此心中,也就不会有太多的块垒了吧!
我当时在大连湾附近的一个工地施工,我让莹坐轻轨到大连湾站,然后我开车去车站接她。
那天下午,当莹走出大连湾轻轨站,我的心,不禁倏然一痛。
莹穿着一件青色的短袖上衣,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短裙,脚上是一双一字带的半高跟凉鞋,她披散着长发,脸上没有多少血色,看上去又瘦了一些,整个人显得有些憔悴。
莹来大连,是因为她姐姐家的那个十五岁的女儿去北方看望完外婆,要回山东烟台的家,莹的母亲不放心,让莹送她回家。莹将外甥女送回烟台,返回途中,经过大连,她想与我见一面,问问我为什么如此决绝的要和她断绝联系?
我将莹送到工地附近的酒店,然后离开,莹搂住我的腰,泪流不止。我狠狠心,掰开她的手,离开了。
那天晚上,我在工地喝了六七瓶啤酒,心里苦闷无比。喝完酒,我走出工地,不知不觉中,竟然走到莹住的那家酒店。
踌躇多时,我还是迈上了酒店的台阶。
莹打开门,看到我,定定的注视我良久,两行清亮的泪珠,缓缓的从她的眼窝里滚落下来,扑簌簌的打湿她的衣襟。
我心如绞,张开双臂,将眼前这个温软的身体拥她入怀。

第二天,我开车将莹送到火车站,望着她渐行渐远,我的心一时悠悠荡荡,空空旷旷,竟是说不出的悲伤。

相关评论

2024-02-20 15:43:53
一个悲伤的故事

2024-02-21 15:34:36
大学生在读
回帖区
用户名:      密码:           免费注册     忘记密码?

*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69乐园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* 普通会员发帖需经过审核后才能显示。

* 文明发帖,禁止刷屏、留联系方式,遵循《69乐园规则》,违者将不予审核通过被锁定账号。